2011年8月7日星期日

螃蟹岛;离题作品

一座与世无争的螃蟹岛,突然迎接了一群“步”速之客,那会是怎样的画面呢?
抱歉的,我并没有照片可以证明那横行霸道的行为,唯有借助其他派友的照片来说服这事实。
原因,身为步落派的康乐组组长的我(自称啦*_*),当时在忙着康乐事业。
也因此错失了很多派友们“靓相”,反而自己被拍的照片多了很多。: )

以前自己还蛮抗拒拍照的,不管是拍别人或是被拍都好,但现在的我已改变了。
改变的,不是自己变得越来越帅;改变的是,了解到当要别人接受给你拍的同时,自己也得接受被拍。
而以下的照片,就是我在步落派聚会的离题作品。

马来西亚国旗,14道红白横条和14尖角星象征着13个州和一个联邦直辖区

这次步落派聚会,我们选择了雪兰莪的吉胆岛,别称螃蟹岛

与我家乡一样,渡轮是主要的交通工具

我们下榻了之前已预订好的吉胆酒店
柜台前迎接我们竟然是这位小妹妹

没有汽车,没有摩托车,单车是岛上最王道的交通工具

选好自己的单车后,大伙儿就出发去咯

喜欢岛上的充满色彩的板屋,给了我很正面的感觉

悠哉悠闲的乐龄人士

还有岛上岛民身怀绝技的单车技术


沼泽地带的小岛,有别于我家乡
以下的画面就是如此般熟悉

修补渔网

过滤及筛选虾米


铁厂烧焊师傅

鱼寮工作员工

造船工具和造船师傅


一艘艘的未出海的船只



岛上占具约90%的华裔同胞,幸运地让我遇上了这可爱的印裔小朋友

隔天一醒,迎接我的是雨后的阳光


还有木屋倒影

岛上每一个友善的吉胆岛的岛民



有这样的短暂聚会和体会,非常感谢这一群kakis, 步落派
有你们,就算平凡的旅行,都会变成不一样




横行霸道罪证:

MSKY :两个人的旅行
两个人的旅行 - 铁道。火车。旅

维宁 :遇上幸福摄影家
遇上幸福摄影家 - 派聚吉胆岛乐
遇上幸福摄影家 - 派聚吉胆岛

Chester Ong :天空里的一片云
天空里的一片云 - 相约。吉胆岛

Grace Too :属于自己的一片天
属于自己的一片天 - 摄友的摄像
属于自己的一片天 - 吉胆岛 - Pulau Ketam

小河 :有空出去走走
有空出去走走 - 蓝色螃蟹岛

杰申 :Jason自High,说走就走!
Jason自High,说走就走! - 步落派聚会 :在螃蟹岛上横行霸道

Wong KC :贞心之旅
贞心之旅 - 螃蟹岛之旅, 最熟悉的陌生人,不再
贞心之旅 - 螃蟹岛之旅,交通工具
贞心之旅 - 螃蟹岛之旅,你会爱上它(景物篇
贞心之旅 - 螃蟹岛之旅,你会爱上它 (人物篇)

14 条评论:

MSKY 说...

铁厂烧焊师傅拍得贊哦 ~
不知何時才能再聚在一起玩,以後可能比較難了。

KC 说...

对,铁厂烧焊师傅拍得贊哦~
MS,能就聚,不能,就再安排。总有能聚的时候。

calvin_y 说...

这系列很有feel. 也许是和你家乡很接近的关系吧。

今早还说不会拍呢。

老贤 说...

MSKY,
谢谢你喜欢。
不管再难,我们都会在一起的。
你来找我,我来找你,有多难。:)

KC,
谢谢你也喜欢,其实我也很喜欢。
这张照片,被陈口口骂我很贱,因为她说我骗那uncle .@_@
完全赞同你所说的,一定能。

Calvin,
是的,的确是那种感觉。
真的不懂得怎么拍,所以拍些我想拍的而已。
所以,离题。:)

館長《志強 cK》 说...

拍得真有感覺,證明拍照也需要從心出發的,希望我們還能再相聚。

小叶子 说...

老贤拍摄得真好啊!我喜欢这样的呈现。(*__*)

calvin_y 说...

没离题!是独特的贴题,

小河 说...

我也觉得没有离题,这是你捕捉到的P.Ketam啊,每个人的猎物都不同嘛。同样的小岛,大家的作品却有不同的风味,这不就是摄影的魅力吗?

天空里的一片云 说...

Hmmm,怎么会离题呢?这一切不都是小岛上的最佳写照吗?

bee 说...

你把螃蟹岛的生活面貌都记录下来了,所谓离题应该是没有步落派组员玩乐的照片吧?!:P

老贤 说...

志强,
是的,将心比心,的确会拍出自己想要的照片。

小叶子,
谢谢你的喜欢和鼓励。*_*

Calvin,
谢谢。
我会说离题,是因为少了派友们的照片。:)

小河,
的确。每个人想的和拍的都不一样。
这也摄影的另一种学习。

Chester,
的确是螃蟹岛的写照,但就聚会来说,那就谈不上了。:)

Bee,
哈哈哈,你说对了。:)

gRace 说...

过了一个多月才看到你的照片!太.......慢了!哈哈...
没有主题和来离题,很贴切当地生活的照片.喜欢~

Jason说走就走 说...

离题,也是一种主题。

暂时脱离轨道,看看不一样的人事物。

老贤 说...

gRace,
原谅我的速度,最近比较累。
也谢谢你的喜欢。

Jason,
对,其实当时我的确有这样的念头。:)